与Michal Rahfaldt对话广播与青年赋权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很高兴为2019年世界广播日的庆祝活动免费提供本次采访的音频和文本。特别鼓励广播电台对采访进行全面的广播,或者针对以下的问题录制自己的回答。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访了儿童广播基金会的执行主任Michal Rahfaldt先生,儿童广播基金会是致力于发展和支持非洲青年广播项目的非营利性组织。Rahfaldt先生是一位人类学家、广播制作人、记者、培训师以及专注青年媒体教育的学者。在2007年加入儿童广播基金会之前,他曾经在开普敦大学教授记者学、媒体研究和社会人类学。并曾经参与非常广泛的青年广播项目,其中包括同各个群体合作制作广播节目,比如罪犯、寻求庇护者、初高中学生和其他青年人群体。作为一名记者,他曾经供职于BBC英国国家广播电台、国家公共广播电台和纽约时报。

点击此处下载完整的访谈(仅限英文)

主持人: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了儿童广播基金会的执行主任Michal Rahfaldt先生,感谢您加入我们的对话。可以请您和我们分享一下儿童广播基金会的工作内容吗?

Rahfaldt先生:儿童广播基金会致力于同社区广播电台共同为非洲青少年创造对话交流、技能培训和领导力培训的机会。我们有遍布六个国家的75个青少年广播电台。我们负责培训年轻人如何制作广播节目。我们的目标是通过社区广播,让青年人正视他们所面对的社会问题,并共同努力直面、并解决这些最紧迫的问题。

主持人:那么青年人如何参与到这些广播项目中来呢?

Rahfaldt先生:我们的工作原则是同青年人一起工作。我们并不总是选择那些最好、最聪明,或者是最活跃的年轻人来一起工作。我们所选的年轻人是那些能从广播中获益、能增强他们的自信,或是让他们获得领导技能和沟通技能的年轻人。在每个社区广播电台,我们都投当地的广播电台一起选民选出社区中相当数量的年轻人。这意味着我们需要透过表面状况,识别出整个社区中所存在的不同群体间的差异,并确保我们所选出的这群青年报道者能够代表整个社区中的每一类群体。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我们使得这些年轻人得以着手致力于他们所最关注的问题。青年人才是我们项目的真正驱动力。广播电台的每一个环节都是由年轻人着手完成的,从决定他们想要报导的题材到真正走出门去报到和采访,甚至包括在录音棚录制,并确保广播节目以最高的质量传递到整个社区中去。对于我们而言,青年的参与并不仅仅停留在一个浅显的层面,而是意味着让年轻人真正参与到实际的广播节目制作中去。

主持人:为什么选择广播这样一种媒介?广播在青年赋权的过程中所扮演的独特角色是什么?

Rahfaldt先生:广播作为一种对话交流的媒介,对于我们所想实现的目标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报道的话题非常广泛,其中包括健康问题、教育问题、人权问题等等。我们需要应对一系列困难的情形。广播可以使得年轻人一种匿名的方式说出他们真正的想法。他们的面孔不会被看到,同时他们也不必说出真实名字。这种匿名制使得一些在其他媒体形式中不曾出现的敏感对话得以被听见。同时对于我们而言,在这六个非洲国家中,广播是我们的第一选择,是可以深入社区的一种媒介。当我们同这些广播项目中的年轻人共同工作时,他们所面对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也代表了他们所生长的国家赋予他们的独特性。社区广播电台允许我们这样做,用当地语言讲话,以与当地人有关的方式,以细致的方式真正解决当地问题。

主持人:您能否与我们分享您在青年项目中讨论的一些当地问题吗?

Rahfaldt先生:我们探讨的问题包括青春期和健康、教育问题、就业问题,气候变化,LGBTI权利,甚至展示当地的故事和当地社区年轻人的成功故事,以及青年人可追求的在当地的发展机会。每个青年广播节目都代表了青少年在社区中收集到的有趣且内容丰富的内容。他们使用广播制作指南,让他们有信心制作高质量的节目。在内容上,他们不仅仅是在表达他们的想法,而是以有关具体问题的研究和数据以及它们在社区中的表现方式为基础来表达的。因此,我们感兴趣的是,年轻人可以走出去并发现他们自己社区中正在发生的事情,并使用广播来解决这些健康、教育和人权问题。

例如,对于南非的一些社区而言,作为移民的青年可能无法接受教育。他们为了能够回到学校系统所做的挣扎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在当下的社区中可能有一些不同的问题,比如他们的辍学率很高。通过与社区广播电台合作,年轻人能够让更广泛的群体意识到这一点,让他们展开讨论并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用一种符合地方特色的方式进行研究,并开始进行对话。

主持人:青年人是否也参与广播电台的决策过程,比如决定他们想做的主题呢?

Rahfaldt先生:青年参与所有的环节,从决定主题到决定他们想要采用的方法。我们的工作方式是,在每个广播电台,我们都有一位青年导师来指导年轻人完成整个过程。这个过程着重把握对青年人辅导。我认为这是儿童广播基金会对各个广播电台的重要价值之一,就是让他们思考如何与青年一起高效工作并鼓励青年参与。青年的参与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同事在此过程中会进行大量学习。但我们确实认为年轻人对社区需要解决的问题有非常明确的想法。在这做的平台上,他们可以做一些非常棒的、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并动员其他年轻人围绕这些问题采取行动。

主持人:您在寻找参与青少年项目的候选人时是否遇到过任何困难呢?

Rahfaldt先生:我们在与年轻人接触时遇到的一些困难包括公开自由地谈论与性、健康问题有关的问题。有些年轻人很难与他们的父母进行这样的谈话。有时会有长辈和家人打电话到广播电台,并说“你有什么权力谈论这个话题,你是个年轻人”。我认为看到青年人与他们互动是很有趣的事。他们经常能够非常有礼貌的应对这些前来批评他们的人。他们与来电者分享这些问题的重要性,包括少女怀孕率高,辍学率高这些后果的存在。这些是对社区非常重要的话题。

我认为问题出现的部分原因在于青年人行为与社区准则的冲突,这决定了年轻人能够做出贡献的程度。真正的与青年合能够使他们得到更妥善的管理,并让他们带来非常丰硕的成果。

主持人:您有哪些项目是关注性别平等或不平等问题的吗?

Rahfaldt先生:性别平等问题是我们工作的核心。我们从健康、教育到人权等,每一个问题都会从性别角度加以审视。例如,在教育方面,赞比亚的某些地区是如何将年轻女孩排除在学校体系之外的?家人为何不对她们进行教育投资?在健康方面,我们非常关注青春期健康,特别是年轻女孩获得健康服务,以及有关性健康的服务。我们将我们的一切项目都作为解决性别问题的机会,并且试图让人们以复杂和交叉的方式思考这些问题。

主持人:今年的世界广播日庆祝“对话,宽容与和平”的主题。 您的世界广播日宣言是什么?

Rahfaldt先生:我认为这一切的关键是要谈论它。 广播对于社区发声和解决问题非常重要。 我建议收音机前的所有听众花时间去倾听,并且真的试着倾听那些与你的观点不同的人。

 

主持人:谢谢Michal今天和我们一起对话。

Rahfaldt先生:感谢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邀请。

 

免责声明:在本出版物中使用的名称和材料的呈现并不意味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任何国家、领土、城市或地区或其当局的法律地位,或对其边界或边界的划分发表任何意见。本出版物所表达的观点和意见是作者的观点和意见;它们不一定代表教科文组织的观点和意见,也不代表本组织对这些观点的承认或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