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上海人民广播电台首席节目主持人秦畅女士就有关广播与民生进行对话

秦畅,上海人民广播电台首席节目主持人。她主持的《市民与社会》节目是中国首批新闻名专栏,连续两届的上海市优秀媒体品牌。 她获得全国新闻界最高奖项:全国第八届长江韬奋奖(长江奖),全国广播电视主持人金话筒奖、中国新闻作品一等奖。上海广播电视台首届领军人才。此外,她还是上海市第十五届人大代表,曾当选全国女职工建岗立业标兵(2006年),全国青年岗位能手(2007年),全国三八红旗手(2010年),两度当选上海市三八红旗手(2003年,2009年),上海市第十二届十大杰出青年(2005年)。 受聘浦东干部学院、上海市委党校、华东政法大学兼职教授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很高兴为2019年世界广播日的庆祝活动免费提供本次采访的音频和文本。特别鼓励广播电台对采访进行全面的广播,或者针对以下的问题录制自己的回答。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秦畅女士进行了对话。秦畅女士是上海人民广播电台首席节目主持人。她主持的《市民与社会》节目是中国首批新闻名专栏,连续两届的上海市优秀媒体品牌。她也受聘于浦东干部学院、上海市委党校、华东政法大学兼职教授。

点击此处下载采访音频

问:《市民与社会》于1992年开播,可以说是上海广播史上第一个有听众参与的广播新闻谈话类直播节目。我们有幸邀请到《市民与社会》的资深主持人秦畅与我们对话。秦畅您好,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为什么当时会制作有听众参与的话题访谈类节目呢?

答:刚才你抓住了一个关键词,那就是听众可以通过电话来直接参与讨论,发表自己意见的广播节目。如果大家看一下我们中国的历史可能就会知道,1992年正好是邓小平先生的南巡讲话之后不久。1978年,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在改革开放的前期,最重要的还是珠三角地区,它作为改革开放的试点步子迈得更大开放速度更快。在九十年代开始起,整个的开放就来到了长三角地区。作为长三角的龙头城市上海,当时也是在面向一个越来越开放的城市,向全球开放方方面面,就有了更多的国际交流协作和学习的机会。我记得在翻开一些史料的时候,当时的上海广播人觉得有听众参与的、大家能够共同为上海的未来发展出谋划策的、公共讨论型的节目一定是代表着一个时代的方向和广播的未来。所以,他们在当时就创设了这样一类广播节目。据我所知,当时连技术上都很难支持。当时的国内的技术是很难支持这种直播的听众直接参与的广播节目。据说设备还是进口的,所以才有了这样一种全新的创设。

问: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在您的节目中,听众如何参与到节目的讨论还有对话?他们可以参与节目的话题选择吗?

答:这个也是在不断的变化与变迁当中的。1992年刚刚开播的时候, 那个时候我们只有一种方式,就是电话,听众只能打电话来参与。之后,有了传真机,听众不仅能够打电话(因为打电话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那么这一个小时之后怎么办)。节目开设了一个传真机而且有语音留言,听众可以把想说的话写下来传真到节目组。当然,还有写信的方式,但更多的是通过语音留言和传真。在当时这算是新方法了。到后来,手机普及了之后,用手机短信——就是在节目的过程当中,听众会在手机上编好一条信息发送到节目指定的一个号码,我们叫短信参与。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之后就有了微信参与;还有现在我们广播电台有了自己的APP叫阿基米德,这就是我们自己的网络社区。大家可以在这个APP里面进入到社区当中来,根据节目不断地(不再是一条两条了)跟着节目的进程随时随地参与。所以,现在我们就变成了电话和网络的两种参与方式。

在整个参与过程当中呢,听众不仅是构成了这个广播节目的主要内容,他们也跟这个节目接下来讨论什么有一定的发言权。比如最早的时候,我们就是让听众通过电话、传真帮我们推送话题和嘉宾,而近两年有了社区之后,就更方便了。我们会每天选取听众在社区里面热议的三个话题,然后在节目中公布,然后再在社区当中确定。大家可以投票,投票多的选题就有可能进入到《市民与社会》接下来的选题当中。我前一段时间刚刚做了一个统计,听众给我们举荐然后在社区投票登上排名靠前的话题成功引入节目中讨论,大概能占二分之一以上。

问:那都是非常非常多样的。那么,近几年,什么类的话题是最受市民关心的呢?

答:近几年最受市民关心的就是关于社会的基层治理。上海是一个商品房自有产权房比例非常高的城市。绝大多数市民家里都有自己的产权房。在一个小区当中,居民就有了地权法所保证的要决定小区公共事务的权利。比如说我们在缴纳了维修基金之后,我们用公共投票来决定,维修基金要怎么用;我们要通过投票选举自己的业主委员会来代表我们去行驶居主的权利,比如说小区的道路要不要修整,小区的绿化怎么裁剪,小区的安防设备坏了之后怎么进行更换,小区的物业费要不要涨价等等的这些公共事务都是业主代表大会来选举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小区与委托小区管理的物业公司之间往往就会引发非常多的矛盾。在负责的过程当中我们不知道该怎么负责,我们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谈判协商,而一般老百姓对这方面的法律法规也不懂。还有更多数的是他在不出问题的时候是不关心小区的治理的,可是街道出了问题,他又发现为时已晚。所以近几年来整个小区的公共参与和一个城市化的管理与治理变成了特别热的话题。比如今年上海正在推出生活垃圾的管理条例,马上在二月二十六号召开的上海两会上,全体八百多个人大代表就会讨论上海的生活垃圾管理。上海要推行分类,就是小区居民她应该有义务把家里的垃圾分成四类:有害垃圾,可回收垃圾,干垃圾和湿垃圾。这个过程当中就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全民参与。怎么才能让每个人都参与到公共事务当中来?这是近两年市民与社会最热门的话题了。

问:这些话题中,可能也是需要专家或者是政府官员的参与讨论, 那么他们是通过什么样子的渠道来参与到这种讨论当中?

答:一般我们节目是这样,我们会把政策的制定者,政府部门,人大(立法部门),决策咨询专家(各种智库高校还有研究机构的专业研究人员)还有事件当事人,还有就是意见领袖(活跃在社会组织,活跃在企业,活跃在社区当中的个人)。我们会把他们请到直播间里面来,他作为一方声音的代表,或者是作为抉择咨询专业的代表,或者是一个政策的草拟者的代表。我们通过热线,通过网络,把大家的声音引入到一个话题场里面来共同讨论一个问题。

问:在这些讨论当中有关于性别平等这个话题的讨论吗?

答:当然,性别平等问题也是中国当下最为热门的话题。比如前两天,上海市妇联准备提交一份议案就是希望能够在生育假的过程当中由男性来共同来共同享用生育假。女性除了产假之外的生育假的时间,不只有女性在家里陪着孩子,应该让男性共同享有假期。比如四十天的假,男性用二十天,女性用二十天,大家平等的参与到哺育下一代的责任当中来。其实这也是一个男女平等问题。这个政策引发讨论, 引发争议。有的人认为这根本落不了地,在中国今天当下,让父亲参与到婴儿期的哺育是不现实的;也有人认为即使不现实也要推动,因为这是男女平等的一个进步的表现。这类的话题会经常出现。甚至一个不是有关性别平等的话题,它在讨论的过程中,在其他的话题中多多少少会涉及到性别平等问题。

问:您觉得针对这些社会民生问题,广播作为一个特殊的媒介,可以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答:一个是公开性。跟网络不一样的是,虽然我也是用的一个姓(王先生、林女士)的称呼来参与到整个讨论,但是在这样一个传统媒体,主流媒体当中,每一个参与者对于自己的话语还是非常有责任感的。所以在这个公共空间当中,大家负责任地去进行对于各种公共议题的表达、讨论、甚至是辩论争论。我觉得是有助于一个社会议题被社会各界看得更加清晰的。因为任何一个民生问题,它都不是单向的,不是非黑即白的,不是只有对错二元对立的。一个民生问题它是一个多视角的、涉及多元利益主体的、一个多种述求的、是站在另一个角度就能看的不同问题的。所以我觉得广播这个媒体可以汇聚各种各样的声音,不同的述求,不同的阶层,不同的视角,不同的立场。大家在一个话语空间中,把自己意见都摆出来,也能够让对方看到原来还有这样的观点。这样的不同就能让更多人知道不光是我对的,我应该能够平等地听听和我不一样的人的声音究竟是怎么想的。在这样的利益博弈当中,大家才会慢慢地学会怎么样妥协、怎么样协同、怎么样合作,然后最后达成一个利益的最大公约数。

问:今年世界广播日的主题是“对话,包容与和平”,您对2019年的世界广播日有什么话想说吗?

答:我特别喜欢今年主题中一个词,那就是“包容”。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大的前提。我们可以看到今天的世界格局正在发生着一些变化。虽然大家都知道多赢共赢协同合作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主流,但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也看到了纷争、冲突、摩擦甚至是针锋相对已经在我们身边不断的出现。所以我觉得世界广播日的主题的关键词“包容”,恰恰是我们作为媒体,广播媒体一定要坚持的。我们在做任何一个公共议题的时候,都不要带有成见,都能够主动的开发,最大限度的愿意倾听和自己不一样立场,不一样利益述求的声音,尽可能的去包容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意识形态、不同的立场。我觉得我们才能够在世界这么大的范围之内形成更多的协同与合作,那才是我们的未来。

非常感谢秦畅老师与我们对话。

谢谢!

免责声明:在本出版物中使用的名称和材料的呈现并不意味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任何国家、领土、城市或地区或其当局的法律地位,或对其边界或边界的划分发表任何意见。本出版物所表达的观点和意见是作者的观点和意见;它们不一定代表教科文组织的观点和意见,也不代表本组织对这些观点的承认或认可。

 

免责声明:在本出版物中使用的名称和材料的呈现并不意味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任何国家、领土、城市或地区或其当局的法律地位,或对其边界或边界的划分发表任何意见。本出版物所表达的观点和意见是作者的观点和意见;它们不一定代表教科文组织的观点和意见,也不代表本组织对这些观点的承认或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