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节目如何促进对话、包容与和平?

Daniel P. Aldrich, 东北大学(美国) (Twitter @danielpaldrich)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很高兴分享这篇由波士顿东北大学安全和复原力研究项目主任兼政治科学和公共政策教授Daniel P. Aldrich博士撰写的文章。Aldrich教授出版了五本书,发表了45多篇同行评议的文章,还为《纽约时报》、CNN和许多其他媒体撰写了专栏文章。他在印度、日本和非洲花了5年多的时间进行实地调查,他的工作由富布莱特基金会、安倍基金会和日本基金会等机构资助。他在@danielpaldrich发推特。

 

在2019年的世界广播日,我们思考创造凝聚力一个非常时宜的问题:非政府组织、政府与公民可以如何通过广播节目增强凝聚力和促进对话与和平?虽然广播节目不是解决所有挑战的灵丹妙药,但它可以帮助改变人们的态度,并以一种经济有效的方式在世界各地的听众中创造出新的积极规范。我有机会研究与探讨美国政府如何使用新方法打击世界各地暴力极端主义组织。 在软安全和发展计划类别下,我研究了马里,乍得和尼日尔的当地广播节目,并着重探讨了节目中如何传递规范信息。

 

通过最初对马里北部非洲两个类似邻国的200名受访者的数据进行分析,然后通过对马里、乍得和尼日尔1000多名受访者的调查,我发现广播节目收听能够改变观点和行为;这个结果具有统计显著性。考虑到人口、政治和社会经济条件,与其他国家相比,这些国家中接触到节目的居民表现出明显改变的公民行为和倾听模式。结果表明,接触到美国政府多层次节目的人更有可能倾听有关和平与包容的广播节目。此外,经常听取这些节目的人更频繁地参加公民活动(例如投票和与政治代表会晤),并支持与西方合作打击恐怖主义。这些发现表明广播节目的积极作用。但与此同时,更经常的广播节目收听对反对以伊斯兰教名义使用暴力或反对强加伊斯兰法律没有可衡量的影响。此外,数据表明,女性和男性对节目的反应有明显的不同。

 

这些不同结果对当前和未来打击暴力极端主义的软边计划具有重要意义。希望非政府组织和各国政府都能认识到广播节目的威力,并将继续投资于能够弥合差距、使我们团结起来的节目。

 

免责声明:在本出版物中使用的名称和材料的呈现并不意味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任何国家、领土、城市或地区或其当局的法律地位,或对其边界或边界的划分发表任何意见。本出版物所表达的观点和意见是作者的观点和意见;它们不一定代表教科文组织的观点和意见,也不代表本组织对这些观点的承认或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