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Daniel Aldrich谈谈广播对抗暴力极端主义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很高兴为2019年世界广播日的庆祝活动免费提供本次采访的音频和文本。特别鼓励广播电台对采访进行全面的广播,或者针对以下的问题录制自己的回答。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波士顿东北大学安全和复原力研究项目主任、政治科学和公共政策教授Daniel P. Aldrich博士进行了交谈。奥尔德里奇出版了五本书,超过45篇同行评审文章,以及为纽约时报,CNN和许多其他媒体撰写的书面评论。他在印度,日本和非洲进行了五年多的实地考察,他的工作由富布赖特基金会、安倍基金会和日本基金会等机构资助。他在@danielpaldrich账号发表推文。

点击此处下载完整的访谈(仅限英文)

问:谢谢你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您的研究让您对广播如何打击暴力极端主义组织有着深入了解。你能否介绍一下你的工作以及广播如何可以促进对话及和平共处吗?

是的,我很幸运能够与美国国际开发署和其他美国政府机构进行实地工作,这些机构正试图减少萨赫勒地区和非洲其他地区的暴力极端主义。我认为我们的研究结果非常积极。广播节目和收音机不是灵丹妙药,它们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它们在减少我们认为可能鼓励个人支持暴力极端主义行为或恐怖组织的一些因素方面具有可衡量的影响。我们特别发现,广播本身是一种广泛可用的技术,因为电波和广播节目在这些地区都是相对容易获得的。

我们普遍认为,这可以成为世界各国人民,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用于促进和平建设和修缮重建的有力工具。

问:与其他媒体相比,广播有什么有助于和平建设的显着特点?

首先,与其他方式不同,例如,在和解、面对面工作或焦点小组时,广播不要求参与的个人在同一地点。特别是对于没有基础设施或强大道路设施的地区,广播可以覆盖非常偏远地区的人口。例如,文化风俗或当地机构可能不允许离开家的妇女也可以使用收音机获取信息。事实上,我们工作的一些社区有女性的听力小组,他们组建这些小组来在某一群体中扩大他们的听众。这是一种有效的方式,收听人口是识字还是文盲都无关紧要。虽然在和平建设和解决冲突领域开发的许多材料确实需要一定程度的教育作为基础,但广播节目却不需要。只要社区中的个人以当地人理解的语言与他们交谈,就不需要他们有教育背景。

更广泛地说,我们认为广播本身和广播收听的非正式性质使得节目更强大,人们可以随时收听,它也非常具有成本效益。我们认为这些原因共同使其成为一种非常强大的媒介。

问:根据您的经验,广播项目如何更好地应对未来的暴力极端主义呢?

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 - 一个是确保节目是由该领域的专家完成的。这可能在一个由穆斯林宗教团体服务的社区中,可能在更可能是右翼极端主义的地方,可能是一个牧师或僧侣,一个受该地区信任的人。这是这个过程的一个方面;我们想要声音被听到当然还要用当地语言说。我们发现广播确实做到了,在6个月到一年的时间内,改变了广播听众对于极端暴力注意的态度。宗教,是这种行为强有力的支撑。我们还发现当地的非政府组织可以自己做到这一点。他们没有必要让国际组织帮助他们,他们非常清楚哪些信息会引起当地社区的共鸣,以及当地多面临的挑战是什么,例如,哪些暴力极端主义团体可能最受欢迎或最有可能招募个人或寻求支持。我们强烈鼓励这个广播节目成为自下而上的过程,社区开发自己的广播通信形式,或者根据这个更广泛的模式自己制作节目。

问:在您的研究过程中,您是否有任何与性别问题相关内容呢?

我们已经看到了许多针对性别的内容。首先,我们知道,在非洲的一些社区,妇女经常与暴力极端主义团体的成员结婚。暴力极端主义组织将与当地家庭接触并提供某种资金以换取与该家庭的婚姻,这将在他们与该地区的家庭之间建立联系,使当局更难以减少该群体在该地区的存在。我们已经知道,暴力极端主义团体可以利用妇女巩固他们与社区的联系。更广泛地说,女性通常首先注意到儿童的激进化,无论是在家中还是在学校或社区的其他任何地方,女性往往更容易注意到行为和态度的变化。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可以作为警钟,并且是第一个向当局或其子女就这一问题发出警告并进行交谈的人。

更广泛地说,特别是在我们工作的许多社会群体中,女性本身可以被招募,而不仅仅是嫁入一个团体。他们的参与在这些群体中非常重要。因此,仅从这个意义上说非政府组织和美国国际开发署的团体必须清楚地思考如何在这一过程中让妇女群体参与其中。

问:今年的世界广播日正在庆祝“对话,宽容与和平”的主题。你的世界广播日宣言是什么?

 

非常感谢你今天接受我们采访。

 

免责声明:在本出版物中使用的名称和材料的呈现并不意味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任何国家、领土、城市或地区或其当局的法律地位,或对其边界或边界的划分发表任何意见。本出版物所表达的观点和意见是作者的观点和意见;它们不一定代表教科文组织的观点和意见,也不代表本组织对这些观点的承认或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