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 “年轻记者越来越多地从事临时工作”

Elisabet Cantenys允许电台和网民部分或全文使用庆祝世界无线电日的本篇报道。

采访致力于援助、支持和救济全世界自由职业记者的组织——罗里•佩克信托计划负责人Elisabet Cantenys。


广播记者,特别是青年广播记者,是否向罗里•佩克信托寻求保护和援助呢?

Elisabet Cantenys: 我们当然帮助过许多广播记者。但是越来越多的自由职业记者,特别是青年自由职业记者现在是工作在几个不同平台上的多技能记者。以前,不同部门,如广播,电视或报纸的界限更加分明。这种情况一去不复返了。青年记者越来越多地从事临时工作,这迫使他们进入各类媒体。

广播记者的风险经常与媒体的即时性有关。我们见过许多自由职业记者因为做广播采访、因为他们采访的人发表了分歧性或争议性意见而成为目标。在这种情况下,记者经常被怀疑与受访者相勾结,或者更糟,被视为某个有争议的政客或当局的传声筒。例如在拉丁美洲,我们遇到过许多有此遭遇的记者。

您经常介入到冲突和人道主义危机地区。您是否可以举例说明此种背景下的青年广播记者所面临的状况?

我记得南苏丹Gift Friday的情况。Gift为延比奥FM工作,2012年年底,电台资金用尽,停止支付其员工和自由职业记者的薪酬。Gift决定继续其去大学学习新闻的梦想。2013年8月,Gift在乌干达恩德培的Nkuma大学开始攻读新闻学士学位。他的家人在南苏丹延比奥拥有一家农场,出资供其学习。然而,2013年12月15日,国家陷入内战。

Gift一家开始流亡,离开家和唯一的收入来源农场。Gift的经济来源立即中断。自去年12月以后,Gift已无力支付其在乌干达恩德培的房租,第二学期的学费也未缴。由于没有任何收入来源,Gift依靠朋友和一些以前的同事在乌干达过活。Gift说,他的房东甚至扣押了他的一些物品,直至他交上房租。

您和你的组织对今天青年自由职业广播记者,特别是对不得不奔赴冲突地区的记者有何建议?

做好准备,做好功课:接受所需的安全培训,拥有适当的自我保护设备;进行风险评估,制定综合的通信计划,准备一份生命文件证明(我们的在线资源中有此类模板);上适当保险,做好身体和精神准备。如果你被委任,与你的员工如实地说明风险以及采取的措施。总之,采取全面的安全措施。安全可不仅是有一个头盔的问题。

我们看到新一代非常渴望以新闻为业。对于某些青年记者来说,自由职业是一个选择,一种生活方式,但是对于其他许多人来说,这是从事新闻业的唯一途径,因为工作职位似乎人多僧少。


作者简介
Elisabet Cantenys做过记者,拥有伦敦大学全球政治学理学硕士学位,在西班牙Ramon Llull大学攻读新闻学。在2004年加盟位于伦敦的罗里•佩克信托以前,她曾在纽约市做过四年自由职业记者和纪录片制作人。罗里•佩克信托是一个支持全世界自由职业记者的非盈利组织,向面临危急情况,例如威胁、人身攻击以及法律问题的记者提供援助。罗里•佩克信托援助计划经常面向个人,每年援助大约100名记者。此外,该信托还提供在线资源,指导某些具体计划,例如通过“不利环境培训基金”举办安全培训讲习班。

 

提示
本文所用名称及其材料的编制方式并不意味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于任何国家、领 土、城市、地区或其当局的法律地位,或对于其边界或界线的划分,表示任何意见。本文表达的是作者的看法和意见,而不一定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看法和意见,因此本组织对此不承担责任

 

Image: © 于人之思想构建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