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广播是否在性别平等方面“丢分”了?

尽管今年全球会有数十亿人观看或聆听冬奥会、世界杯足球赛和大大小小的体育赛事,但全社会一半的人口可能与此无关。 我们藉此“2018年世界无线电日”的机会来研究体育与性别之间不可分割的关系,以及改善体育广播中的性别平等如何能为所有人带来更大的言论自由。

体育广播业如同体育本身这个更广阔的世界一样由男性主宰,这也许并不奇怪。然而,2015年由教科文组织支持的“全球媒体监测项目”为体育报道中的性别平等画了一个特别严峻的图景。只有12%的体育故事由女性报道,体育被认为是50多个话题中最不容易由女性来介绍的话题。

最令人震惊的是,发现女性只占媒体所报道的运动员的7%,且只有4%的体育故事把焦点集中在女性身上。在很多案例中,广播的情况甚至比其他形式的播报更糟。

当然,这不仅仅是数量或平衡的问题。其他研究已经表明,即使女性运动员被当作重点来报道,报道面也集中在“定型”的妇女体育上,如体操和排球,妇女的体育赛事和成就往往很难得到播报。

根据剑桥大学出版社的报道,比起男性被称为“男孩”来,女性更有可能被称为“女孩”,并且报道更多关注其作为母亲、妻子和女儿的角色。最糟糕的是,媒体会专注于女性的身体外观,并将她们下降为性对象。对此,“哈佛法律评论”认为,这可能会阻碍媒体努力建立更多样化的体育观众,并首先会阻止年轻女性参与体育运动。研究甚至表明,诸如此类的叙述可能导致女性运动员身体方面的负面形象和自卑感。

体育广播在塑造男人和男孩的规范方面也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不仅是关于他们如何看待女人,而且是关于他们如何看待自己。体育运动深受男性主导,全球范围内大量刻板的“男性文化”与体育运动紧密联系在一起,很少有其他机构能像体育广播那样影响生长期青少年的价值观和行为。

如果说对女性的体育报道往往侧重于家庭和性感,那么对男性的报道就更有可能局限在冲突、战斗和主宰这样的框架内。顽强的、好斗的运动员形象占主导地位,他们拒绝屈服于痛苦或情感弱点。整个体育报道中充满了暴力——在某些体育运动中,对暴力的报道会分散注意力,在某些运动中则是游戏本身的组成部分。媒体能够决定报道范围以及描述方式。美国的一项研究发现,有一半以上的低龄儿童报告说经常在体育媒体上体验暴力,这将会影响儿童未来解决挑衅和冲突的方式。我们要考虑到这一点,这非常重要。

对于体育媒体来说,女性评论员严重缺乏,女性赛事报道稀少,狭隘的性别刻板印象得到宣扬——这些不仅挑战媒体的多元化和客观性,也限制所有人的自我表达和自主生活。

虽然在某些领域可以看到一些令人鼓舞的进展,但我们需要新的体育报道方法——为男女广播员提供平等的机会,为男女运动员塑造公平的形象,并且不分性别地赞美所有运动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