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 JIA INTERVIEW

UNESCO is pleased to make the audio and text of this interview available copyright-free for the celebration of World Radio Day 2018. Radio stations are especially encouraged to broadcast the interview, either in its totality or by extracting the answers and announcing the questions themselves.

UNESCO spoke to Ms. Anjum Chopra on her experiences as a woman broadcaster in India. Ms. Chopra has many firsts to her name, including the first woman cricketer to commentate on Men's cricket matches, and the first Indian women player to score a century in a one-day international (ODI) match. She has comfortably donned many hats as a commentator, coach and selector.

Click here to download the full interview

何佳您好!作为上海东方广播中心的体育记者,请问您对中国媒体对男子与女子体育运动覆盖率有什么看法?

我觉得这两个覆盖率目前看来我自己从业报道的感觉来讲相差没有那么大,但是如果你说光从观赏的角度来看,受众可能会更倾向于看一些男性运动的项目。因为男性运动可能在速度上更力量上的要求更高,冲击力更强,观赏性更高。但是也有很多的项目,比如中国的女排,它是非常有情怀、非常有群众基础的一个项目,大家就相对来说更加喜欢女排这样的项目。所以说要看一个综合的判断吧。

那您觉得中国媒体对男子和女子运动员的刻画之间有什么差别吗?

如果光从一个运动员短时间或者说短的一届比赛来看,我觉得对于男运动员和女运动员的报导差别并不是很大。可能主要关注一下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在这个成绩背后有什么样的付出、什么样的故事。但是从长远的来看,我觉得关注一名运动员整个职业生涯的话,或者说随着运动员年龄增长的话,可能对于女运动员大家可能更关注的是她一个母亲的形象可能更多一点,那男运动员可能是成为爸爸之后的一个情况相对来说,会比较的少。比如说,我觉得可以举两个非常有用的例子,就是中国近期最伟大的两名男女运动员,就是网球选手李娜,那我们可能会对李娜的报导,就是在她退役以后更关注一些她作为母亲了以后生活会怎么样。那么对于男运动员的代表,姚明,我们可能更多的会关注他退役以后事业上会有什么样的发展,对于中国篮球的发展会有一个怎么样更大的触动。所以还是要看,要综合的来看。

您做体育记者大概有多少年了?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您作为一名体育记者和广播播音员的从业经历吗?在中国作为一个女性体育记者会不会面临一些挑战?您的听众对于一名播报体育新闻的女性声音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差不多十年吧。这十年我参与主持报导了很多大型的体育赛事,国内外的都有,像北京奥运会、广州亚运会、巴西奥运会、布达佩斯游泳世锦赛、加拿大女足世界杯等等。去到了很多国家、很多赛场,不仅见证了很多运动员在很多大赛上的成功与失败,也了解了很多他们背后的故事。包括也了解了很多不同国家的风土人情,还有不同国家的一些当地体育特色,以及他们对体育的理解。可能确实有一些听众会潜意识固执的认为,女性体育主持人在体育方面的业务能力不如男性主持人,比如说像足球、篮球的这个技术战术,可能觉得女主持人不是很懂,但不是所有听众都有这样一个比较固定的思维。我认为一方面要加强自己在体育方面的知识和学识,另一方面也是更多的发挥女性感性的特点,去多关注运动员成绩背后的故事,多看到一些男性运动员、男性体育主持人、体育记者所看不到的报导角度。那么这一块,到目前为止,在我的从业经历上,如果把这些故事写出来,其实也是非常多的听众愿意听到的故事。

请问您在工作当中,因为你的性别遇到过什么偏见吗?有什么故事想和我们分享么?

没有,因为是从小的理想,一路走来还是蛮顺利的。

诚然,重要的体育赛事是体育媒体的报导重心,您认为中国媒体对草根阶层和社区阶层的运动有足够的覆盖率吗?您认为中国媒体如何能对草根阶层的运动提供更好的覆盖率呢?

我认为还是非常多的。尤其是近几年,中国已经越来越重视全民健身。不管是自下而上还是自上而下,其实进行了很多全民健身方面的运动推广,包括也是联系发布了很多健康中国全民健身的政策。所以我觉得我觉得目前全民健身的运动甚至要比竞技体育的报导热潮更高。基本上,我现在一个礼拜的工作来看,围绕竞技体育的可能只有一半,甚至一般都不到,更多的精力已经转型画在对于中国民众的全民健身的报导上。那至于报导要怎么做,我觉得可以举实例,那么这两个礼拜,我的大部分精力就是在做机场关于中国传统体育的一个包装。这个礼拜二,就是三天之前刚刚完成了中华武魂传播使者的颁奖典礼。这个其实是针对上海市推广中国武魂形象代言人的一个活动。上个礼拜刚刚完成了两场传统体育的赛事,关于舞龙舞狮的运动。一场是在大学内开展的舞龙运动,另一场是在上海市开展的一个代表上海市业余舞龙舞狮的最高水平的业余赛事。这两场比赛报导下来以后,我其实有一个非常惊讶的发现,就是说像舞龙舞狮这样传统的赛事已经不像我们之前想的那样,它其实加入了很多有活力的东西。比如说,现在参加的人群已经非常的年轻化,儿童组已经是小学的孩子来参加。我在采访中发现,他们现在并不是很明白传承中国传统体育的意义在哪里,只是单纯的觉得参与舞龙舞狮很帅很酷很有趣。我觉得这个也很好,我觉得传承中国传统体育项目不是非要从宣扬传承的意义着手通过报导传统体育项目,让更多的年轻人,更多的孩子喜欢上这些项目,参与进来。这样这些项目就会得到更好的发展。

您说您现在工作时对竞技赛事和传统运动之间的媒体覆盖是差不多一半一半。那您觉得在中国大范围内,对于传统运动和草根运动的媒体覆盖率足够吗?如果不够,您觉得需要更多的覆盖率吗?

这几年来说,我的个体代表的应该是一个比较全面的说法,应该大家都是差不多。包括现在碰到很多媒体同行,大家都是把更多的目光和精力花在报导草根的身上。现在草根的赛事非常的多。上海每四年就会有一次市民运动会,这个就像喊出的口号“我们自己的奥运会”,对于市民来说是四年一届的大赛。那么四年间每年都会有业余城市联赛,很多比赛而不仅是单纯的一场赛事,而是联赛,覆盖率还是非常高的。尤其是这几年中国民众对于健康的追求也是越来越高,包括大家对于竞技体育的关注度也是慢慢在向全民健身转变,甚至说现在非常大的一个关注度在草根体育上。

您对2018年的世界广播日有什么话想说吗?

希望让声音越来越有活力,传递更多有力量的声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