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the glass ceiling in sports commentary

UNESCO is pleased to make the audio and text of this interview available copyright-free for the celebration of World Radio Day 2018. Radio stations are especially encouraged to broadcast the interview, either in its totality or by extracting the answers and announcing the questions themselves.

我们有一位特殊的客人, 她在2001年到2013年间为澳大利亚队打了187次,成了世界上最重要的多面手之一。她是第一位在单日国际赛中实现1000次跑位和100次投中三柱门的女性,获得灰烬杯,实现了数百万人的梦想,并赢得了2013年世界杯,取得了辉煌的国际职业生涯。她是她这一代人中最受关注的球员之一。欢迎丽萨•斯莎乐卡儿,谢谢您加入我们。


您还记得您在评论室里的第一天吗?

是的,我记得。那一天要在3小时里报道大Bash联盟,是一次相当艰巨的经历。你以为你玩过这个运动,你可以很容易地进入评论室,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事实比这更难。我第一次评论男子板球是伊甸花园(加尔各答)的IPL。当我向高塔木•嘉木黑尔(印度板球运动员)提问题时,约有6万5千人在他冲尖叫。我非常幸运,有很多非常友善的同事帮助我,和我一起分享知识。

在体育运动中评论是由男性主导的,进入男性堡垒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您可以说我有一种进入男性领域的倾向,例如与男人玩板球,或进入媒体。在我们澳大利亚,有很多早于我的先驱,包括广播、电视或纸质媒体的女子体育播音员,这很棒。她们渐渐被遗忘,因为新一代——我和其他女子体育播音员获得了加入其中的机会。对于我来说,我非常荣幸有机会获得这个机会,但我当然非常尊重以前的人,因为如果她们没有打破玻璃天花板,我肯定没有机会。

女性评论员不得不忍受像梅尔·麦克劳林采访克里斯·盖尔时的臭名昭着的不要脸红,宝贝。您怎么看?

这样的事在某些情况下这可能发生。我想,我们现在正进入运动员知道自己是榜样的运动时代。我完全认识克里斯·盖尔,也完全认识梅尔·麦克劳林。有些事情脱离了背景。虽然这令她不舒服,但是媒体却把此事炒得比原来大。当然,在工作场所,你不想在采访运动员时处于不舒服的境地。

您有过什么样的经历?您是否有刻板做法?
不,我从来没有这种情况。人们很容易说我会这样做或那样做,反之亦然。但是直到你处于这样的状况,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反应。

您的同事评论员持何种态度?粉丝对您的声音作何反应?

我真的很惊讶,女性出现在评论室有了积极的一面。我想人们已经开始意识到什么是大众。当人们在观看运动时,主要是男性观众,女性在一定程度上也观看,所以为什么女性不能在评论室呢。另外,在评论室中,男性和女性之间还有一点点的嘲笑,这正是和在家庭、公园或者您正在观看运动的地方一样的事情。

您也提出了女子运动员同等报酬的问题。

我不知道男性评论员的报酬如何。我知道我刚刚开始评论工作,我是一名新秀,要上台阶,但我想在不久的将来,女性将获得同工同酬。

您如何看待女子体育报道?

关于她们的报道肯定不如男人,但是有所提高。我可以从澳大利亚的例子来谈谈。最近播放的是女性灰烬杯,收听电视广播的人数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对女子体育的兴趣一定是有的。男人们观看女人玩板球,踢足球,打网球或者无板篮球,这说明男人们发生了变化,他们更加自如地去参加这些活动。这我觉得是因为媒体现在越来越频繁地报道女性运动了。

媒体如何能够贡献更多?

媒体需要更多关注女性运动。每当媒体进行报道时,都会讲述温馨有趣的故事,这很好,但我们也希望媒体对运动本身进行评论。需要进行分析,就像记者/媒体对男性运动做的那样。只是媒体不熟悉女性运动员,所以无法评论。但是如果开始这样做,我感觉媒体是会跟进女性运动的。

您如何看待澳大利亚女运动员的形象?

我认为事情正在改变。我们有一个有趣的例子。澳大利亚快速投球手米切尔·斯塔克与澳大利亚女子板球三门柱防守员艾莉莎·希利结婚了。他们都出现在对方的节目中。在我的评论节目中,我很快就说了这是艾莉莎·希利的丈夫。我们需要牢记,家庭(父母、兄弟、姐妹、夫妻)和朋友的支持是不容忽视的,所以承认这一点也很重要。

您在学校曾被戏弄,因为您更喜欢体育运动,而不是陈旧观念中的女孩子的事情。我读了这个,这是真的吗?

是的,这是真的。到处都称我为“假小子”。我更喜欢在午休时间运动。我感觉很舒服。当大家问我为什么选择板球,为什么选择了一项男性运动时,有点难回答。对我来说,我从来不是这样想的,我只是把它看作一项我喜爱的运动。所以在那些年我想玩这个有点困难,但是那些年在学校不管您玩什么运动都很困难。

您觉得澳大利亚的女生还面临同样的事情吗?

不,在澳大利亚这儿已经不是这样了,可能在别的国家会。现在我国对女性运动肯定是有兴趣的。女性运动员被视为英雄——不仅是女孩,还有男孩子仰望,哇,她是一名运动员,而不是她是女性运动员。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女性有了更多的选择,不管是哪种类型的运动,无论是板球、足球、橄榄球联赛还是AFL。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运动,现在它们被看作是女性可以玩的运动,并且确实玩得不错。

您在基层做了什么报道?

在基层,您总是会有这样的故事,或是一个小男孩或女孩拿着板球,或是他们在某个比赛中得分了。我们的18岁以下女子全国锦标赛将很快开始,决赛将实现直播,所以将对决赛进行报道。至于我们是否需要更多的报道,我不太确定,因为不想过度饱和市场,市场需要留给专业赛事。当然,这些比赛中可能出现的故事和统计数据专业频道也应该播出。

媒体如何能为体育做出更多贡献?

我觉得免费播放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买得起付费电视。女子大Bash联盟有12场免费电视转播,数量惊人。女孩们可以看到她们有路可走。

您如何看待印度的传统体育?

板球是澳大利亚的传统体育项目,板球在英格兰联邦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AFL拥有强大的技术展示能力。媒体可以通过报道故事发挥重要作用。有一个印度男子队,我遇到了几个队员。报道发展中国家玩别国传统体育项目的故事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您想评论哪些其他运动?

我是高尔夫球迷。我想评论高尔夫球,网球实际上曾是我的最爱。我也喜欢无板篮球。

您对2018年世界无线电日的致辞是什么?

我希望看到更多的女子运动报道。从广播的角度来看,我希望女子能评论板球对抗赛——这是最后一个障碍。从基层的角度来看,我希望每个人都鼓励孩子参加各种基层体育运动。

非常感谢您!

Click here to download the full interview in English